逸散

【忘羡】题目什么的...(1)

    写得炒鸡土,很无聊的(≖_≖ ),很辣鸡的文笔...


      分宿舍

     “蓝湛,真巧,我们是上下铺呢。”“嗯。”

      他们总是莫名地有猿粪,高中第一年就坐一起了,然后被老师调开了会儿,觉得魏无羡坐哪儿都不合适,又给他调回蓝忘机旁边,或许是这两人坐一起很养眼?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   如今,大学里竟被分到了一个宿舍。

——

晚上

      “蓝二哥哥,我今天好累呀,就在这睡了。”自己有床不睡,魏无羡本是被分到上铺的。“不..”蓝忘机刚想拒绝便听到人道“行嘛,我的好二哥哥,我们可以挤挤的,床又不小,我真的很累嘛,反正我们都是男的不怕,二哥哥不喜欢那就到我床上睡呗。”后来他们还是睡一个床上了。

     身旁淡淡的檀香味不知为何总是能让人感到安心,蓝忘机伸手给魏无羡盖好了被子“小心着凉了。”之后又轻轻摸了摸他的头,魏无羡也不拒绝反而十分享受“快睡吧。”

     这晚上睡的好,魏无羡破天荒地醒得早,一张开眼睛,就是那熟悉的如星如月的眉睫,很好看,非常好看,魏无羡想。神使鬼差地把脸凑了过去,快要碰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“我在干什么!!!”

     十分不淡定地睡回原来的位置,看见眼前的人却忍不住想要接近,好想他抱我,魏无羡心里竟然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。他被自己吓的不轻,经闭眼睛,一般般默念“蛋定蛋定蛋定”

      蓝忘机没过多久就醒了,魏无羡这会儿动也不敢动,僵在床上,实在是太不妙了。

      蓝忘机洗漱完后,便到床边柔声道“魏婴,醒醒。”“蓝湛,你怎么这么早起!”魏无羡很不自然地突然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  等他洗漱完,两人就去了饭堂,“唉,我们这饭堂的饭真的是太难吃了,天天都是这个味。”他们姑苏学校可是出了名饭菜清淡的,像魏无羡这种吃惯辣的,实在是接受不了这种。

     “宿舍里有泡面。”蓝忘机没看他,似是不在意地说到,耳根儿竟还有点儿红“二哥哥你真好!”蓝忘机不语,自己走去点餐了。魏无羡看着他的背影, 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小古板这么可爱呢。”

       然后他们一天的课程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 魏无羡坐蓝忘机旁边,时而睡觉时而搞怪,从来没有认真听过课。

       这不,他拿着一小袋葡萄,趁着他们的班主任蓝启仁转过身的时候偷吃几颗,看了看身旁的小古板,嘻嘻地笑了起来,“蓝湛你吃啊。”还没等蓝忘机拒绝,魏无羡就把葡萄塞他嘴里了。蓝忘机皱了皱眉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 虽是知道课堂上不可吃东西,但是蓝忘机吃了。那是他从小到大吃过最甜的一颗葡萄。咬了两下,甜味就溢满了口腔。甜味久久不能散去,像是能甜进心里。

      吃完东西当然是睡觉了,这也不出乎蓝忘机意料,他劝过魏无羡几次他都不听。蓝忘机也知道他复习到很晚,不懂的基本上都会弄明白,后来,就由着他睡了。


【忘羡】迷(上)

小学生文笔(›´ω`‹ )


      迷路于深山之中,身边之人却越显不对劲,本来话多好动,现在一言不发,走路摇摇晃晃的。“魏婴?”“嗯。”“你没事吧?”“没事儿,就是走的有点累...”

      突然,他往前一栽,蓝忘机立刻用手揽住了他,“魏婴?”回应他的是山中诡异的寂静。气氛莫名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  蓝忘机双手抱着魏无羡,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他虽是还有呼吸但是极其虚弱,任蓝忘机怎么喊依旧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  蓝忘机是学过一点医术的,他觉得要去附近摘些草药,环顾一周,惊喜地发现六七米远的地方有需要的草药,便让魏无羡睡着,自己去摘。

      走出三四步时,不知为何,偏偏这时,山里突然起了大雾,什么都看不清了,蓝忘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立刻折回去,一向平静的他这时也紧张了起来,慌忙走回去。无奈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气里,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更别说回到刚才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不一会儿,雾气就慢慢消散了,但是魏无羡却不在刚才的位置,蓝忘机害怕了,“魏婴!魏婴!”他在山里跑着,抱着侥幸的心里想,或许是刚刚魏婴醒了,走开了呢。但是他却寻不到他“魏无羡!...”不停地喊着,无果,内心焦急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  滚烫的眼泪不禁溢出眼眶,蓝忘机又焦急又担心,不知如何是好,他去哪寻他的魏婴,怎能不小心把他弄丢了...

      跑着跑着蓝忘机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片绿油油的平地,前面便是一个村子,不知不觉跑出了深山。但,之前他和魏无羡可是寻了好久出路都没有走出来,太可疑了。

      尝试往回走,但是他怎么走都没有看见什么山。无奈只可到前面的村子打听打听了。

      村里,他见到人就问“请问这附近有山否?”所有人无一回答的不是“无。”

      天渐渐黑了,只好找个歇息的地儿,第二日再作打算。但他如何能睡的着,鼻子酸酸的,不停地指着着自己没有看好魏婴,闭着眼睛,听到似乎有人在哭。

      哭得时而轻时而重,

      是谁?

      好像是他自己...